【雅昌专稿】张正霖:当中国艺术品交易达到一定体量时 真正的战场才开始

【2017-11-28】

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兴盛”的总体要求,促进艺术与金融、科技的跨界融合,推动文化产业发展,由中国工艺艺术品交易所、中国人民大学中国艺术品金融研究所、雅昌艺术网共同推出了艺术金融新未来——首届国际“艺术品财富管理”高峰论坛,并在此发布了《中国艺术品金融市场年度研究报告》(2017年)。此次论坛,集合了来自国内外的文化艺术界专家、学者,以及艺术拍卖、基金、银行、保险等行业精英们,共同探讨艺术金融未来发展的趋势。

论坛围绕艺术品财富管理模式,艺术消费与收藏,艺术品产业发展与金融融合,理论体系与风险管理等方面展开主题汇报,并进行了圆桌讨论,带我们了解了艺术金融前沿发展趋势。

本次论坛期间,雅昌艺术网对话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教授,台湾艺术银行前执行长张正霖,听张教授进一步详述中国艺术市场面临的问题。

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教授,台湾艺术银行前执行长张正霖

雅昌艺术网:本次论坛主要围绕“艺术财富管理”来展开讨论,偏重从艺术品的市场价值来分析,我们在追逐艺术品的市场价值同时,当前艺术市场也存在一些炒作现象,那这种炒作会不会对艺术品的艺术性评估及艺术家的创作产生一些不良影响?

张正霖:我想这是不冲突的,基本上一个伟大艺术品的界定,要考虑多方面的因素,包括艺术价值、艺术史价值、市场价值,还要分析收藏或者投资者等等。所以,艺术品本身组成价值的来源就是复合化的,不能把艺术市场和艺术性剥离来看,我们会看到市场上可能存在的风险,比如说,某一个时间点,某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在资金进场的情况下可能会突然上升,但从长期平均看来,好的艺术作品终究还是保持平稳上涨的,你说的那种,一次收割式的,在统计数字上应该是非常小的部分。

雅昌艺术网:有些艺术品可能会有某一个财团背后的炒作,可能会出现艺术品的价格远远超出它的价值。

张正霖:那要看你通过哪一种方式进入艺术市场了,一级市场或者二级市场,拍卖的设计原理,本来就是让价格在竞拍过程中达到一个消费者剩余和卖家剩余之间最大的平衡,其实反过来说,在拍场上面,当有能力的买家愿意出这个价格时,这又是一个新的市场均衡价格,本身没有破坏市场规律。

雅昌艺术网:我们今天参与讨论的嘉宾大多是经济学方面的专家,而艺术市场的主体毕竟是艺术产品,会不会存在学经济的与学艺术的研究者,在艺术市场和艺术方面的理解上存在分歧?

张正霖:我认为不会,我本身就是学美术出身的,后来我的职业生涯是在机构、产业管理,我们并不会因为身份不同,对于艺术市场与艺术的理解上有太大差异,我刚也提到,艺术品这中间的价格、价值的有机组成,是多方面的,一个伟大的艺术作品,最终是不会被允许在市场上的价格过低,即便是三十年或者五十年,它终归还是会得到艺术价值上的肯定。

雅昌艺术网:往往会看到现在的艺术品金融化,也出现了一些投机现象。

张正霖:当然,像艺术品份额化,这都被国家在第一时间禁止了。我觉得现在国内的有一些研究者并没有搞清楚,所谓的金融,基本上是指两种价值来源,一个是金融产品,像基金、股票、期货等;另一个是专业服务,专业服务也是一种金融活动,所以,看海外主要的、好的艺术金融机构都是私人银行,但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并只是让你买几张基金,而是包括其它各种的财富管理的服务。

雅昌艺术网:国外的基金投资时间比较长,大约是8年到15年,而国内的基金封闭期基本是一到三年,带有明显的投机性。

张正霖:基金市场在国内并没有很好的开展,反过来说,还需经历一段时间逐步成长,模式会越来越规范,像现在的资金投到房地产、股票可能收益更大,投资者对艺术基金八到十几年的封闭期不一定能接受。

雅昌艺术网:那您觉得这种投资与收藏是什么关系?

张正霖:基本上,喜欢和爱艺术作品放第一位,当然投资行为有两种,一种是个人,我说的这种状况是个人,个人喜欢艺术品而收藏艺术品,当然就无价了;另外一种是企业收藏,企业收藏更多是理性行为,像海内外的很多大企业都进行艺术收藏,不一定纯粹出自于财富的用途,也可能出自于建筑、空间、宣传的用途等。但从长期持有来看,一定是会获利的,它的获利一定是比股票还要高。

雅昌艺术网:中国艺术市场飞速发展都是有目共睹的,例如05年交易额次于美国、英国居于第三位,10年居于第二位,11年据全球第一位等等,这些交易成绩大都是拍卖市场创造的,而一级市场处于非常薄弱的阶段,您能否分析一下,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张正霖:原因我觉得已经是历史了,倒不是那么重要,应该反过来讲,很多二级市场的经营者,取代了一级市场的功能,一级市场是初次交易艺术品的地方,但是很多拍卖市场也取代了这种功能,这样本身就没有画廊太大的独立空间了。我们国内的经济、艺术体制还在发展当中,也非常的不成熟,才导致各种各样的问题,但这些都不是主要问题,我觉得真正要追求的是当我们艺术品交易达到一定体量的时候,真正的战场才开始,管理技术、管理服务、艺术资产管理、艺术财富管理等等,真正的内行才活起来。

雅昌艺术网:那您觉得真正战场开始时的市场分配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因为像国外的一级市场与二级市场发展还是比较平衡的,画廊和拍卖行的对接还是比较融合的,不像中国的分化比较大。

张正霖:我觉得业态的这种融合要看具体条件,现在之所以分化这么大,是因为很多中介机制没有建立起来,需要等到这种中介机制建立起来以后,再评估是不是有融合的效益,但也可能这个中介变成独立的第三方势力,像很多高级的私人银行,帮很多高净值人群持有作品,最后发现收益比较大,那银行本身也可以进行投资,这样银行也会赚,像德意志银行就是这样,他原本的目的只是提供一个收费的金融项目。

雅昌艺术网:当然,毕竟是企业,还是要追求收益的最大化。

张正霖:收益要看短、中、长期的设定。我们老是觉得国内追求的收益可能是一两年,在我看来那是过去的想法了,现在企业进场以后,企业的获利率与个人的概念就不一样了,企业愿意等的周期可能更长了,可能不会到十几年,但是,五年左右作为一个考量还是可以的。

雅昌艺术网:论坛里也一直在谈到艺术品的消费和投资,那您目前比较看好艺术品的哪一个品类?投资哪一种艺术品的价值上升空间会大一些。

张正霖:一般来说,你要保风险的话,我们会看几个部分,我个人喜欢从青年艺术家收藏开始,你可以择优,因为,年轻艺术家作品价格相对比较便宜。估量他的上升空间,我会把三分之一的资金放在投资青年艺术家。

雅昌艺术网:那您在投资年轻艺术家时,会考虑到哪些因素或者是年轻艺术家的哪些品质?

张正霖:一个是展览的品相、创作能力、完整度,第二个是他的学历、经济、展览条件等等。但这里面也有一个大量的消耗策略,十个人里面,可能只有两三个人成长,不过,这也足以弥补其他没有成长的,这是一个统计的原理,并不是依靠所谓的神奇眼力。

雅昌艺术网:您处在艺术市场研究的最前沿的角度,预测下艺术金融的未来是什么样子?

张正霖:这我当然不敢说能预测艺术金融的未来,但我想专业化是艺术金融发展的必然趋势,就是理念落实到具体的操作,这一步还是挺远的。制度、政策可以逐步规范和完善,行业的规范、行业运作基本的试错及基本模式专业流程的建立等,让各种风险可以被管理,让各种操作的流程更专业化、细节化,将来势必要走向这条路的。全球艺术市场是一个辅助型专业(因为金融其实是辅助专业,核心只有一个,就是创作、文化艺术品本身,其它都叫辅助)里面没有成熟细节的开拓是违反规律的。一个长期平稳发展的市场,除了建立消费意愿、消费活力等经济活力之外,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专业操作的恒定性、可预测性很强。

雅昌艺术网:前几天刷屏的达·芬奇的《救世主》拍了人民币近30亿元,对比来看西方艺术品价格远远超过中国艺术品价格,您怎么看待这种问题?您觉得拍到这种价格合理么?

张正霖:这是一个话语权争夺的问题,将来等到中国更强大的时候,自然就会越来越高,其实还是政治、经济问题。就像全世界与达·芬奇同时代的很多画家,各种风格的,可能来自非洲、南美洲,可能来自哪我们都不知晓,为什么我们先发现文艺复兴?是我们先接受了西方人的评价框架,伟大的文艺复兴,我们会觉得这个光晕很强,其实还是建立在一个政治、经济的基础上,我认为这是艺术品价格产生的一个背景因素。

拍到这个价格也没有什么合理与不合理可言,买回这幅作品的也是佳士得自己的股东之一,这是一个孤例,更深入看才能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就像从统计上看起来,有一个艺术家某一季艺术品价格达到一个高点,超乎我们想象,但并不代表每一个艺术家都涨了,所以要看数据上的标准差,平均看来某些艺术家在此期间,至少同类型、同年龄做一些抽样,要平均来看到底是涨了还是降了,不能看某一个指标性的事件,某一个事件只是带动艺术圈活络的一个点,这是市场化的过程。没有人想知道达·芬奇冗长的故事,吸引眼球的就是高价格的那个点,那是不是能代表全球艺术市场就回暖了?这还要具体分析,但不管如何,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营销事件,可以写到艺术营销学课本里的。就西方艺术品发展来说,我们每次都是看他们艺术品估值、保存等艺术周边的发展非常完善,其实西方的艺术市场营销是非常强的,像他们的明星创造策略,将来我们势必是要走这条道路的,如果能产生世界级的大明星、艺术家,那有可能艺术品价格就会飙到跟安迪沃霍的水平,但这个还有很多美学上的各种面要思考,现在西方在这些方面还是有一定优势的。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艺交所 版权所有:京ICP备12047551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212号 | 京ICP证160079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复兴门内大街49号民族文化宫西配楼

电话:010-83252888